xinxin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HE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无关真人


05.

周一例行全校大会,刘浩他们班被例行点名表扬。子墨挂着绶带站在主席台下面,心想他们班主任真不愧是校长的亲儿子,上周刘浩踢球一脚碎了音乐教室的玻璃,惊得门卫大爷追着他满校园跑了三圈,这事愣是被说成刘浩发现玻璃碎了积极主动告诉门卫大爷并帮忙换了块新的。

真是助人为乐的优秀少先队员。

白筝拎着他后领子去给班主任道歉的时候,小虎牙拉着白客去学校操场玩陀螺。夕阳余晖晕染出发光的轮廓,晚风鼓起略微宽大的校服,白客看着小虎牙和朱富贵闹做一团,周围满是起哄大笑的同学,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像是酷暑夜间的凉风,早餐温热的牛奶,午后湃凉的西瓜,放学牵着回家的手,像是心里忽然开了花。

 

一年级的课业轻松,小虎牙说是来补课,最后总能在白客的作业本背面看到画五子棋的痕迹。再后来索性就去小虎牙家写作业,直到九点半看完圣斗士才回家。刘浩每天都在巷口的老槐树下等他,然后去吃小馄饨,哪天要是白客因为下午吃多了零嘴嘟囔着吃不下,刘浩也要想方设法哄着他吃小半碗豆腐脑。

“明明太瘦了,脸上还是一点肉都没长。”

半夜爬起来给白客找消食片的白筝决定明天大扫除,主要清理刘浩藏在各个角落里的零食。

白客吐得眼圈儿发青,漱完口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刘浩顶着白筝的白眼指天发誓一定能照顾好弟弟,让她先去睡。白筝没搭理他,抱着白客回了主卧,翻出体温计甩了几下,快速却轻柔地放在小孩腋下夹好。

“看好弟弟,我去烧水。”

“我去烧!”

“等你比灶台高了再说。”

刘浩挫败地爬上床,挨着白客躺好,看着小孩乌青的眼眶,有些懊恼,他那时还不知道有个词叫手足无措,只是觉得今天真的是太糟糕了。

白筝回来看到抱着小儿子胳膊打呼的大儿子,心想不知道赠送小孩要判几年,亲生的那种。

 

刘浩被这次的事着实吓到了。第二天白筝带小孩去了医院,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下午刘浩放学去医院白客还有半瓶水没有挂完。他被白筝支使去食堂打饭,窗口的伯伯多给他打了一份小米粥。

“你弟弟好点没有啊?”

“看着好多了,我妈妈让我谢谢您,中午这么忙还麻烦您给弟弟熬鱼汤。”

病房里只有睡着的白客,搭在被子外面的手背有点肿。刘浩正打算拧个热帕子敷一下,白筝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抱起白客,让他带着东西去值班室。

“我晚上值班,你等会吃过饭先回去,锁好门窗。”

“明明呢?”

“他还要再观察一晚。要不你晚上去刘奶奶家,我等会和她说,下班带你一起回去。”

“我自己回去。”

白筝知道他主意正,没有再说什么,匆忙又交代了几句,拿了口罩准备出门。

“明明到底怎么了,你有事瞒着我,妈。”

“你还是去刘奶奶家吧,我好放心一点。”

-TBC-

不开心,开个be的坑……

翻了翻关注的所有cp,这个是最好开be的,毕竟正主不熟,现实太苦……圈子又常驻北极圈……太难过了……越想越难过……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HE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无关真人

04.

北方的夏天傍晚,余热和光线消失的一样慢。刘浩寻思着还是给小孩穿上长袖,白筝新给买的,胸口印着两只小兔子。他牵着小孩去巷口的老槐树那,说,这是我弟弟,白客。大家涌过来围着小孩叽叽喳喳打问起来,三胖搭着刘浩的肩膀,自以为很小声地问:

“你妈是不是给你找后爹了?”

“你才有后爹呢!”刘浩一巴掌打开他的胳膊。

“那他是你妈和谁生的啊?”

刘浩感觉攥着他的手开始微微发抖,顿时怒气更大了,抬脚就要踹三胖。

“刘浩有了弟弟都不跟我们玩了。”

大家听到这句话顿时转了矛头,应声附和。

白客循着声音抬头望去,没料到突然从树上跳下一个人来,吓得他一趔趄。

这个人怎么跟个猴儿似的。

“吓到你啦,”他眯着眼睛笑道,“我叫刘循子墨,是你哥哥的大哥。”

刘浩这一脚终于是踹了下去。

 

小虎牙和这里的孩子不一样。

刘浩带着一帮狗嫌人憎的傻小子上房揭瓦的时候,小虎牙在家里练约翰·汤普森,夏天约他去游泳,人家摆摆手说今天爷爷布置的十篇大字还没写完,冬天湖上结了冰,小孩在绕圈的人群中蹿来蹿去招埋怨,小虎牙拿着素描本,握笔的指尖冻得通红。

最重要的是,小虎牙对白客有一种没来由的善意,刘浩直觉到这种善意是不会被影响的,按张本煜的说法,这叫小型啮齿类动物之间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但这并不妨碍刘浩觉得他蔫儿坏。每次东窗事发,小虎牙都能把自己撇成一朵白莲花,还能眼泪汪汪地替自己求情。左邻右舍哪个不是见了刘家爷爷都要夸上一句,你家子墨最是聪明乖巧了。可他偏有博了名声还不招人嫌的本事,各家小孩被数落完转眼还是和他要好的紧。《三国》热播的时候,小虎牙每天下午都拿着家里的破蒲扇,自封城南小诸葛,四处招摇。刘浩对此嗤之以鼻,嘲讽他说,城南小诸葛多委屈你,应该叫城南小司马才对。

 

白筝不顾刘浩的反对,还是托人给白客办了新生入学。

新书包上也画着一只兔子,刘浩偷偷往里面塞了点零食,都是白筝平时不许他们吃的。刘浩怕小孩早上饿,再说,就算是自己不吃,分给周围的同学也行。吃人嘴短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校服还没发,白客穿着蓝色横条的水手服,头发软软地趴在额头,眼睛忽闪忽闪的,正抿着嘴角,一脸严肃地听白筝唠叨。刘浩剥好鸡蛋递给小孩,嘱咐他慢慢吃,小孩乖巧地点点头,露出脸颊的酒窝,

“谢谢哥哥。”

刘浩看着小孩下垂的眼角,只觉得耳朵有点发烫。

-TBC-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HE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与真人无关

03.

白客的伤好的很快,可还是细胳膊腿,没什么长进。刘浩怕他出去磕着绊着,便变着法儿的在家陪着玩。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白筝回来了,只说晚上做糖醋小排。

刘浩问她要不要帮忙,白筝在厨房转了一圈,拍拍他肩膀,说,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白筝很年轻,所以刘浩没见过他爸。其实两件事没什么关系,可刘浩觉得自己是看到了本质,不过能让他妈这么多年闭口不提的男人,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白筝不靠谱,但算得上是个好妈妈,洗衣做饭睡前故事,刘浩长这么大,从来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了什么。可就在大概一个月前,白筝开始早出晚归,渐渐变成偶尔回来,留下生活费,顺便叮嘱刘浩几句。

直到白客出现。

刘浩想,带了人回来,估计这事儿挺麻烦。

的确麻烦,可说白了,也不过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

 

八月一过,作业写没写完都要去学校报到了。

刘浩到二年级转了一圈,没找到刘循子墨,便直接去了主教学楼的侧门。小虎牙正对着镜子摆弄他的新衣服,冷不丁看到刘浩,一掐嗓子想着损他几句,可眼珠一转,当下心里就明白过来,这厮八成是为了自己那个便宜弟弟来的。

“你这身儿新衣裳真漂亮!”

“浩浩哥哥真长进,一个假期过去,都会说人话啦!”

“刘子墨你是不是皮痒?”

小虎牙一个白眼翻上天,内心戏从宫廷剧跳转到婆媳剧,反正都是刘浩跪在地上哭天喊地求自己帮忙的画面,尽情作妖就是了。

刘浩是傻了才去接他的茬,可求人办事的姿态还是要摆一摆的。

“这盒弹珠是我攒了一整个假期,你喜欢的话就送你。”

“让我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反正大部分也是从你们班富贵那赢来的。”

“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朱富贵的弹珠,可不是从自己那赢来的。他夺过盒子,狠狠瞪了刘浩一眼,扭头就走了。

“记得下午和明明一起回来啊,我让我妈给你买桃酥。”

刘循子墨心想,打着我的幌子,最后还不都给了你那个便宜弟弟。

 

刘浩想找小虎牙给白客补课。小孩基础太差了,好在人聪明,他教了一个假期,一年级的题目考个及格倒也不难,只是刘浩发觉小孩很怕生人。

“明明,下来我教你游泳啊。”

白客被三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摇摇头,直抱着刘浩的衣服往后缩,像是怕他忽然窜出来拉他下水。

“他感冒了,咱自己玩儿吧。”刘浩招呼道。

“耗子你是不是骗我们啊?”

“骗什么?”

“其实你妈给你领了个妹妹回来!”

刘浩看着躲在树荫下的小孩,心想,这事得找法儿解决一下。

-TBC-

PS:开始日更。(我自己都不信。。。。。。)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HE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与真人无关

02.

刚到家白客就开始犯困,可又不敢睡,怕醒来发现其实在做梦,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黑黑的地方,然后等着被卖掉。

刘浩冲了澡回屋,看到小孩乖乖地坐在床边,头一点一点的。长袖T恤是刘浩给他洗完澡重新找的,衣服有点大,露出小半个肩膀。白客同他没差几岁,身量却很小,大概是营养不良,探出袖口的指甲也是不健康的惨白。

他走过去学白筝的样子,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头发很软,老人说头发软的人脾气硬,他不懂,只觉得小孩听话就好,别跟隔壁的那刘什么墨一样,整天憋一肚子坏水,净想些挨打的馊主意。

白客感觉有人碰他,吓得一哆嗦清醒了不少,他抬起头,还红肿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他害怕,尽管知道这个人对他很好,可他还是怕。

长大了他才明白,自己对于害怕,应该是习惯了。

刘浩立刻收回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拿起蒲扇钻进蚊帐仔细地扇了一遍,重新掖了边角,等白客在里侧躺好,才关了灯。

借着窗帘上映出来的光亮,白客偷偷转过头,见那个人闭着眼睛,他等了一小会,又偷偷朝外侧挪了一点。白客想起擦药的时候他总忍不住偷看那个人的眼睛,结果被人发现,他也只是笑笑,说,我叫刘浩,你想怎么叫我都行。

白客想,他眼睛真好看,像是以前捡到的黑色玻璃珠子,又默默念了两遍名字,觉得困极了,却睡不着,衣服捂得慌,他想了想,还是掀了身上的毛巾被。

其实白客不是很在意被别人瞧见身上的伤,只是刘浩不知道,那是他唯一一件没破的上衣。

“盖着肚子,不然会着凉。”

毛巾被又重新回到了身上。

“......热。”

刘浩听他小声嚅嗫,心里说不清的不好受,起身去衣柜找出件小背心。

“穿这个吧,”帮小孩换好衣服,仔细叠好放在枕边,又说,“明天要是出去还是要穿长袖的。”

邻居们没什么坏心,不过他也不想让小孩被说三道四。

白客侧身蜷缩着,胳膊上了药的地方有点痒,他不敢挠,刘浩说会留疤,很丑。他似懂非懂地点头,心想,变丑了可能就是刘浩不要他的意思吧,可又觉得刘浩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至少他说热的时候,刘浩没有打他,应该也不会把他丢掉吧。

“没事的,睡吧。”

白客轻轻攥住刘浩的衣角,半晌,像是梦呓,

“我不是白客,我叫罗宏明。”

-TBC-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HE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与真人无关

01.

张本煜觉得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很是匪夷所思,包括跟刘浩打架,甚至是那个下午两人喝完一打啤酒后从此狼狈为奸。刘浩没想过这么多,他只负责在张本煜矫情的时候适时泼冷水嘲讽,然后再语重心长。

对于这件事,刘浩说,遇到了就好好收着。

 

他在十岁那年夏天遇到了罗宏明,往在心里一收就再没丢出去过。

    

刘浩他妈叫白筝,是个不靠谱的女人。

有一天她带了个小孩回来,说,这是白客,以后他就是咱家的人了。

那天白客刚过完八岁生日,他拉着刘妈的衣摆,躲着半个身子,灰头土脸的,抿着嘴,怯生生地望着刘浩。

刘浩想,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又想,也不知道拐卖人口要判几年,家里没点值钱的东西可怎么办。

他含混地嗯了一声,接着去看圣斗士。

西瓜是不是冰的时间久了,一点都不甜。

白筝安慰了白客几句,摸摸他的脑袋,转身又出去了。片尾曲响起,刘浩这才扔下勺儿,跑进里屋翻了套干净的衣服,揣小孩怀里,

“去洗洗。”

白客低着头没动,刘浩也不废话,拽着胳膊就往卫生间走。

“......疼。”

刘浩以为自己手重,连忙松开,可小孩又站在那不动了,抱着衣服,突然哭了。刘浩皱着眉头,他哪懂怎么哄人,可眼前这个也不能丢着不管。只好去找了条干净的毛巾,兑了温水来给小孩擦脸,轻声到,

“不哭,没事了。”

最后白客还是被刘浩哄去洗了澡。

家里没存粮,刘浩不放心白客一个人待在家里,他从早上换下来的裤兜里翻出钥匙,带着小孩去巷口吃馄饨。这家的老板娘认得他,一周有四五天在这解决晚饭,刘浩又是个嘴甜会来事儿的,哄得老板娘每次都多盛几个给他。

老板娘抬眼看见他带了个小孩过来,随口问了句,浩浩的同学啊,刘浩笑了笑,说,这是我弟弟,白客。

刘浩捏了捏白客的手,去里屋找了个风扇直吹的位置,安置好小孩,又转身跑去门口,

“阿姨,您今天别给搁辣椒,我弟吃不了。”

白客吃不吃的了辣刘浩不知道,只是今天给小孩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全身上下青青紫紫的,胳膊上还有结了痂时间不长的伤口,难怪大夏天还穿着长袖。刘浩暗忖,刚刚小孩喊疼估计是碰到了。

保护欲会侵蚀雄性动物的智商,至少对刘浩来说是的。

后来跟张本煜聊起这段,他还在想,如果最开始看到他家小孩没这么惨,自己肯定不会心疼的都动了心。张本煜果然对此嗤之以鼻,他说,如果白客当初唇红齿白地进门,估计你早就竖着腿扑上去倒贴了。

所以,他们又不负众望地打了一架。

-TBC-

【爱客】此间竹马

*本文架空,竹马设定

*爱客,有煜墨

*圈地自萌,与真人无关

0.

夏天有多糟糕,没有谁比刘浩在这件事上更有发言权。

白色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刘浩被堵在巷子里大概有半个小时,对方一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他索性找了块儿阴凉大的地方,贴着墙坐下,摸了摸裤兜,心里暗骂道,堵人非得赶半道上,好歹也得等他买完烟不是。不过再一想,要不是那个祖宗回来,自己也不至于身上连丝儿烟叶也没有。

“哎,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病啊?”

对面四五个青年被晒得有些受不住,却不敢动,找他们来的人不知具体是个什么意思,只说将人堵在巷口,可这三伏天大下午的,什么讲究都得看天气脸色不是。

这条巷子虽然偏,但是条捷径,来往的人不少,可让这几个人打横一站,愣是给堵得严严实实,过来了几个人一看这阵势,不想惹事骂了几句便绕道走了,可今天的运气似乎是差的有点离谱。

“喂,麻烦借个道。”

打头的青年也许是晒太久没回过神,兀地有声音打脑袋后边传来,直直地转过头,半晌没吭声。

“兄弟们这么堵着是有些不道德吧。”

刘浩觉得这声音耳熟的紧,倒不是熟人的那种,确切说是音色和语调实在太有辨识度,乍一听漫不经心,细想却总有股凉气在心里乱窜。

他刚寻着动静看过去,那人只冒出个头尖儿,前面的人一回头,这下算是看清了。

果然,这不就是上周刚一起打完架的那厮。

对方看到他似乎也是有些讶异,但随即就换上了一贯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几个人中显然是知道他的,闪身让开了路,可那厮却不走,用没拎东西的那只手从裤兜里摸出根烟来,还是漫不经心的语气,

“我是说,挡着路,不太好。”

 

刘浩最终还是没买到烟。

“有火没?”

“有烟没?”

在某些事情上,张本煜觉得自己跟刘浩还是有着相当的默契,例如现在,他们没有彼此嘲笑对方的处境。

刘浩从购物袋里捡了两罐啤酒,毫不客气地闷了,在一旁不知捣鼓什么的张本煜有些不乐意了,抢过刚被喝了一口的第二罐,

“哎,咱俩熟吗?”

“啧,一口酒都舍不得,怎么,你家破产了?”

张本煜不接他茬儿,眉毛一挑,道,

“我说,刚才帮你那么大忙,是不是得表示一下?”

“人家哥儿几个自己回头是岸了,跟你有屁关系。”

刘浩笑骂道,伸手便又开了一罐,张本煜侧看过去,眉梢眼角尽是说不出的落拓邪气。

-TBC-

真的是爱客,真的!

希望我们可以早点回家。节日快乐。

分享 苏打绿 的歌曲《小时候 (Live In Taip...》http://www.xiami.com/song/1771756471(分享自@虾米音乐)


打球,闺蜜,想念

我在虾米音乐听到一首好听的歌曲《沉默如谜的呼吸》,一起来听吧!http://www.xiami.com/song/375736?ref=aother